[]

锚鱼,是被所有钓鱼爱好者不齿的行径,也是犯法的行为,大家不要学哈,一点技术含量没有,还容易挨揍。

大概意思就是,利用极硬竿,线、坠、钩组成装备,然后抛到比较聚鱼的水域,拉紧线,一划一收之间,加大渔获的概率。

锚鱼大概就像抛海竿一样,但是一般都会尽可能的抛远一些,然后开始收线,没到线拉直的时候就用力将锚杆往后使劲一划。

这样鱼钩在水下快速穿梭才能在碰到鱼的时候瞬间刺入鱼的体内。

一旦有鱼中钩,一般都是比较大的鱼,这时候就根据鱼的大小来判断是直接拉上来还是遛鱼了。

遛鱼的原则是始终要保持鱼线的受力,这样才能防止鱼的突然发力和脱钩,消耗鱼的体力,一般情况下鲢鱼和胖头就算十多斤的只要三五分钟也能遛翻。

锚鱼是不用钓饵,而只是把锚钩栓到零点八至一点二毫米的大线上,用力把锚钩甩到水域最远方,当锚钩落入水底时,再用力拉动海竿,拉动的距离在一、二米左右,要连续动作,也要视海竿的长度而定。

“鱼钩大概有三种,蝴蝶钩、锚钩、大号钓钩,我研究过金沙江的水流速度,用的是蝴蝶钩……”

狄仁杰开始给格尔丹详细的讲解,格尔丹就这么认真的听着,可是当格尔丹学着狄仁杰的模样,连续甩了十次,都没锚到鱼。

可狄仁杰随随便便的就能把鱼给锚上来,格尔丹有点相信族内的传闻了。

此时,看狄仁杰的目光,也变得无比崇拜、尊敬起来。

心间一动,格尔丹突然问道,“小胖咂,我想和你结拜,你同意吗?”

“结拜?为何?”狄仁杰有些不懂。

“不为啥,就是想结拜。”

格尔丹也有自己的小算盘,他可不是格尔家族的长子,只是手里有八千壮丁,族里人尊敬他罢了。

如果格尔丹手里没有这八千壮丁,族里人等打压死他,不会让他像现在这么快活。

格尔丹是一个很务实的人,他不想一直久居人下,更不想一辈子受制于人。他的目标很大,那就是做一城的城主:喝最烈的酒,卧最软的床,睡最爱的姑娘,做最野的狼!

做了城主一城都是他说的算,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也没想过什么扩大规模,多占几个城池,想的就是自保,只要一城不丢,管你谁做赞普,我都不反对,但我也谁都不支持,我就是我,不一样的烟火!

如果,族内的祭祀,确定了狄仁杰就是天选之人,那么,格尔丹结拜之后,那身份地位可就水涨船高了。

“结拜的事情晚点说,我得请示下朝廷,毕竟咱们现在仅仅是友好邻邦,还没到给对方挡刀子的地步。”

“我能给你挡刀子!”说话间,格尔丹抽出自己的匕首,用力划了一下掌心,鲜血滴到了地面上,然后单膝跪地,面相朝天,“长生天在上,我用我的血起誓,以后小胖咂就是我要保护的人,我会用我的身体,随时随地为他挡刀子,如有违誓言,就让我一头跌进金沙江里喂王八!”

“……”狄仁杰是做梦也没想到,格尔丹会对着长生天发誓,更没想到格尔丹的转变会这么看。

尴尬的看着格尔丹,有看看李元芳,“元芳,你怎么看?”

李元芳抿抿嘴,“大人怎么看,元芳就怎么看!”

“那行吧,我和你结拜!”

于是,两个人就在地面上写下两行字,一行是长生天,一行是真武佑民天君。

随即,在没有鸡和黄纸的情况下,斩了鱼头,烧了枯草,用干树枝点燃了做成三炷香,说了结拜的誓言之后,礼成!

“好弟弟,通商开阜的事情,我一定会促成。”

“好哥哥,那律贲城和塘孙城之间的路,我一定也修好!”

“好兄弟!”

“好大哥!”

两个人的手,紧紧攥在一起,就这么稀里糊涂的,狄仁杰就和格尔丹结拜了。

砰砰砰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