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不过对方身份可是一国公主。

在晏时亭心里,两人身份天差地别,哪怕是有那么一丝意动,也要尽早掐灭这个苗头才行。

更何况北离月现如今还有一个名义上的未婚夫。

因此,晏时亭这段时间有意无意的开始躲着北离月。

晏南柯在徐家休养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。

直到身体彻底恢复差不多了,她才终于从徐家动身。

虽说经历了一场鬼门关,但是晏南柯毕竟是习武之人,内力深厚,要不是三哥拦着她坐月子,她早就从府中走出来了。

就在她这边生子坐月子的时候,秦家也是大小动作不停。

蛇庄被宫天宇带着人剿灭之后,里面的几个头领就逃了出去在京城大肆暗杀朝廷官员。

引起了不小的动荡和恐慌。

小皇帝全力控制,却还是引起了朝中许多大臣的不满,尤其是秦家一脉的,全都将最近大臣死亡的责任都推到了小皇帝的头上。

说他年轻气盛,不懂的利害关系,擅自捣毁蛇庄,导致对方恶性反弹,才会造成如此多的死伤。

一时间,北离皇城流言蜚语疯狂窜起,很多百姓都觉得小皇帝太过无能昏庸。

这消息一传到徐家,北离月整个人差点儿就被气炸了。

她本来就因为晏时亭最近躲着自己而不顺的心情更加暴躁起来,差点儿就要下令,将那些造谣生事的人都抓起来游街示众!

晏南柯连忙将她拦下来。

两人坐在徐家的客堂之内,晏南柯特意让人给她倒了茶:“先好好坐下,喝一口茶压压火气,然后我有事要与你说。”

北离月还是很听晏南柯的话的。

她紧皱着眉头,声音还有些疲惫和气愤:“那蛇庄的几个人实在厉害,即便是提前防备了,也扛不住对方刺杀,有两个官员,是在禁卫军眼皮子底下被杀的,可是正正经经打了我皇室的脸!”

北离月说到这里,差点儿要将手中杯子捏碎。

晏南柯表情分外平静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