邹毅离开后,几人又简单的说了几句,也陆续离开,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,谁也不是铁打的,该睡觉就得睡觉,不然也陪不好老板。

而且他们除了陪老板,还有各自的事情要做,这就要做好陪老板,做事和休息三者的平衡。

做事和陪老板坚决不能打折扣,自然休息的时间就不是自己能够自由决定,得要和老板同步,做不到同步,那就只能牺牲自己。

李卫东睁开眼睛,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表,朦胧的眼睛瞅着表盘上的指针,已经十点钟了。

坐起身体,伸了个懒腰,心里感叹空中飞人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的。

不说旅途的辛苦,就是时差也能把人给折磨疯,明明是晚上,俩眼瞪的跟兔子似的,贼贼亮,红通通。

轻轻推门出去,丁原正躺在沙发上睡的香,旁边的周平眼神也有些迷离,看到李卫东后紧忙站了起来。

“董事长,您醒了!”周平声音有些洪亮,正好能把熟睡的丁原叫醒。

“嗯,你们再休息一下吧,这几天辛苦了!”李卫东和气地说道。

李卫东是老板,可以想怎么来就怎么来,但是丁原和周平就不能如此了,身处国外,倒时差倒是小事,时刻紧绷的神经才让他们疲惫。

在这个枪支自由,犯罪率很高的国度和城市,必须要时刻保持警惕,做好李卫东的安保工作。

“没关系的董事长,都是我们应该做的!”周平回答的声音变小了,此时丁原已经翻身坐起来了。

“董事长,您现在出去?”丁原醒来后,看到李卫东衣着整齐地和周平说话,就问道。

“不出去,你们好好休息!”李卫东摆摆手说道,他本就没什么正事,旅游观光早晚都可以。

这时张东硕也听到李卫东的声音,快步从旁边的卧室走了出来。

看到李卫东后,张东硕提议道“董事长,我刚才问了一下前台,这个时间段酒店早午餐,要不让他们送点过来?”

李卫东从昨天晚上到现在,已经有十余个小时没有吃东西了,按说也该饿了,张东硕得照顾老板的饮食。

“看你们这个样子,估计一时半刻也睡不着了,就别送过来了,咱们直接去吃!”李卫东也不矫情的让他们继续休息了,沉吟了一下说道。

李卫东决定,几人自然没有意见,一行四人,也没有邀请邹毅、付晓敏等人,自顾的向张东硕早已经打听好的餐厅走去。

而此时在餐厅的一处普通的角落里,坐着两个女子,她们的位置虽然不显眼,但恰好能够看到餐厅的出入口。

“清姐,要不咱们就别等了,咱们从早餐开始都吃成了早午餐了,人家也没下来呀!”年轻一点的女子对着年龄大一点的女子小声地抱怨道。

叫清姐的女子看了一眼年轻的女子,小声地说道“再等等,你既然和李先生有一面之缘,就有机会搭讪,这种机会和天上掉馅饼差不多!”

“你没看早上罗总对李先生的态度,我虽然来公司不长,但是还没见过罗总对谁这么客气呢!”

其实清姐心里想说的是卑躬屈膝,这和客气就压根不搭边,客气是平等地位,但是清姐可没在罗总身上看到“地位”这两个字。

她们两人倒时差,大早上的睡不着就下来溜达,想要出去但是有些害怕酒店外的治安,正在犹豫间正好看到李卫东一行人到达酒店。

也目睹了自家老板在李卫东面前的状况,她们俩就更不敢露面了,只好找个角落猫了起来,直到他们消失,这俩人才回到房间。

“虽然罗总对你是不错,但是资源就那么多,公司里的艺人大大小小两三百人都不止,谁不想要资源,罗总就算是领导,也得一碗水端平!”

“若是李先生在罗总面前说你几句好话,资源不是更多吗,资源越多,曝光的机会越多,你是新人,没有曝光怎么火起来!”

“紫衣,清姐是过来人,在港岛演艺圈也混了不少年了,见过很多艺人昙花一现,火的很快,凉的也很快!”

“归根结蒂还是没有资源,演技虽然重要,但是资源关系更重要,咱们这行有颜值、有演技的人多了去了,但是出头的人有几个!”

“你要是想火,就听姐的,我是你的经纪人,咱们俩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姐肯定不会骗你。”清姐看着紫衣语重心长地说道。

“清姐,我也只是前段时间见过一次,第一次见的时候就没想起来,总感觉眼熟,后来才想起来是他,人家也不一定认识我呀!”紫衣犹豫地说道。

“你傻呀,他认识不认识你重要吗,你现在是缺一个认识他的由头,认识就行,又不用你做什么!”

清姐捏了一下紫衣地小手恨铁不成钢地说道,尤其最后一个“做”字说的特别重。

此时的紫衣不过二十来岁,还没有后世的国际范,自然也没有国际范的心机。

“清姐,人家也不一定来吧,住的是总统套房,餐点都会送到房间的吧?”紫衣又疑惑地问道。

“这个说不准,但是咱们再等等,反正今天上午也没有其他的行程,闲着也是闲着,万一遇到了呢!”

清姐心里也拿不准,不过她们又不能去敲门,只能用这种笨办法,在这里守株待兔。

紫衣还想要说什么,突然感到餐厅入口出现几个人影,侧头看了一眼,惊讶地小嘴微张。

还真让她们碰到了撞树的兔子。

此时清姐也看到紫衣脸上的惊讶,转头看到李卫东几人出现,心里、脸上都是喜色。

清姐赶忙用眼神示意紫衣,并小声地说“怎么样,咱们的运气不赖吧,赶紧过去装作取餐,一定要注意自然,自然,再自然!”

“……”紫衣张了张嘴,没有说出声了,此时她除了惊讶、窃喜,还有就是有些难为情。

“去呀,愣着干什么,不然咱们在这待了大半天干什么呢?”清姐催促道。

紫衣在清姐的催促下站起身,向着取餐区走去,按照计划她要到饮料区,取一杯咖啡。

而这个过程几乎要走过所有的放餐点的区域,与李卫东面对面的几率大概会有99,这也是清姐在选择座位时已经深思熟虑过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